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三一章 夏威夷剧变(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温暖湿润的海风,总是吹得人醺醺欲醉。

    在夏威夷的美好气候条件下,人们最想做的事情,便是舒舒服服的躺在沙滩遮阳伞下,手里端着一杯冰镇饮料,用大草帽遮住刺眼的阳光,静静的享受一个漫长的下午。

    唯一的缺憾,这里暂时没有后世的比基尼美女,顶多有有些穿着浑身包裹严严实实的连体游泳衣的女人,却依然能够引起一片鬼哭狼嚎的怪叫,和大量奔流的鼻血。

    不过进入十月之后的日子里,瓦胡岛上的人们开始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紧张气息在蔓延,大街上做买卖的小商小贩,明显发现生意变得更差了。街头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都能看到掩饰不住的严肃表情。

    更加让人不爽的是,越来越多闲的蛋疼的所谓政治团体,开始肆无忌惮的游-行在街头。他们手里挥舞着各种旗帜,嘴里乌哩哇啦的用大喇叭嚷嚷着各种口号,刺耳的声音往往一吆喝就是一整天,弄得人心惶惶,格外的烦躁。

    当地居民和迁移到这里的外国移民自然是一样的感受,都是在这里安家落户的呢,谁能受得了有事没事到处一片混乱?好好过日子不行吗?非得没完没了的折腾?

    占据人口大多数的华人和日本人,多数是如此的感觉。他们也是整个市区街头小商小贩的主体。每当街上开始有游-行的人汇聚,抱怨的声音便开始蔓延开来。

    而另外一类人却是相反的感受。当街头响起那嘈杂的口号声时,他们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点燃了一样,情不自禁的从屋子里走出来,站到窗户边或者大门口,面带欣喜的笑容,跃跃欲试的看着走过的队伍。

    偶尔的,他们会挥舞拳头吆喝两嗓子,帮着助威加油。

    不过也有极个别的例外,他们是整个夏威夷王国当中极少数的所谓头脑清醒者。

    这一部分人多数来自于外国。属于在本国混不下去的政治精英,或者有着其他想法跑到夏威夷来搞风搞雨的秘密组织成员。

    毫无疑问,从中国跑来的孙大炮,便是其中一位杰出的代表。

    是的。这位本世界历史上的“国父”,或者被讥讽为“远距离革命家”的领袖,在乙位面曾经跟大元首一起开始革命的先驱,如今又一次的流亡国外。(为什么说又呢)

    就在几个月前,国内展开大辩论的时候。一直游走在南洋和世界各地的孙大炮悄然回到香江,在昔日的袍泽弟兄诸如陈少白、陆皓东等人的掩护下,以“中山樵”为笔名,积极参与到政体讨论当中。

    当然了,作为革命者先驱,孙大炮不会跟张佩纶、梁启超他们一样搞什么君主立宪,而是以美国、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理念为基础,对中国当前执行的所谓全民福利制度和全民所有制,诸多的抨击与批判。

    全民福利制度,在他看来是一种可能把国人养成懒汉的坏制度。他从各种角度详尽分析了中国人的所谓“劣根性”。认定“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不能太宠着,更不能太放任。既然国家提供那么多的工作机会,就应该鼓励乃至强迫他们多工作,以此赚取薪水养家糊口。

    对于全民所有制,孙大炮更是不以为然。他遮遮掩掩的赞同保守派文人的观点,即中国自古以来形成的士农工商阶级分列,是相当符合本国文化的。贸然以政策和压迫手段剥夺许多地主士绅的财产,却大量收归政府控制,这严重不利于国家基层的稳定健康发展。

    应当把所有所谓的国有资产和企业。交由头脑更灵活,经营手段更多样化的商人资本来承办。并且,国家力量应该退出市场控制,而采取全民的自由市场。积极与西方列强展开友好合作,不要搞得那么紧张。

    殖民地什么的问题,都可以谈判解决,为此发动战争不值得。西方文化总体是先进和好的,应该进一步把中国文化的比例降低,用严格的科学标准去卡。一切不达标准的统统要垃圾一样的抛弃掉。

    既然可以用拉丁拼音扫盲成功,说明国人接受西洋文字的能力比方块字更好,完全可以施行全面的拼音化,逐步减少乃至消灭掉汉语文字,积极向西方主流世界靠拢......。

    林林总总,上百篇各式各样的文章,在短短几个月内纷纷涌向各种报刊杂志,论发表总数堪称名列前茅,成为改革派当中旗帜先锋一般的存在。

    这里头到底有多少篇文字是他本人写的,恐怕连他自己也未必能搞得清楚。

    同盟会和“中华国-民党”的一些青年新近会员党员,经过严密的考证之后,认定当初大元首杨浩发表的许多文字,根本不是他本人创作的,而是有一整个庞大的团队在后面当枪手,由他出面发表而已。

    作为党魁和会首的孙大炮,自然可以有样学样,把代表整个党派组织的意见统一口径发表,制造出一派声势浩大的宣传影像。

    总而言之,以孙大炮名义发表的诸多文章相当之犀利,有些直指大元首伪共和真独-裁的本来面目,痛斥当前各级议会和政府当中存在的诸多“不平等”问题---也就是给所谓民主党派留下的执政席位太少,非两大执政党的官员,只能管一些边边角角的玩意。

    他们要权,要大权,要跟两大执政争夺领导权,甚至不惜为此引入外国势力。

    在本世界21世纪异常猖獗的各种基金会,乙位面的20世纪初,就已经悄然成群结队的杀进中国来,并拥有了许多影响不小的代理人。

    孙大炮算是其中之一,并在与各过代表秘密商谈中,不惜许下诸如开放所有口岸,付出部分代价保证贸易平衡,以条约形式遏制本国军事扩张,承认各国殖民地现状等等条款。总之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够积极“融入主流世界”当中,付出一些“微不足道”的代价,是可以允许的。

    至于真正可能因此造成多大的损失,估计孙大炮和整个果党内部。没人能计算的清楚,或者他们也根本不在乎。因为按照他们理想中的中国,所有的工业生产和贸易、金融,都要掌握在他们为代表的私人资本、帮会势力手中。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