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夏根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向女学请了半天假,李虎带上杨燕燕,一起去离狄宝近的酒家去吃饭,准备找好地方,让人去看看狄宝能不能来。

    因为三方相互戒备,而今的北平原大不如前,生意以直接贸易为主,没有了林立的商铺和工坊……酒家也整个换了一茬,多数是取悦来往客商的,除了让他们吃,让他们喝,让他们住,往往还兼顾他们出门在外有女人陪,这也是所说的花酒家,以前北平原是取缔过,但现在你自己取缔,可人家靖康和高显人开呀,你只要稍加管束,就会有两国的官员照会你,结果是你还是得开。

    他们的菜也变得精巧,小盘小蝶,拼花点缀。

    对于军府出来的饭桶,这样的饭菜上来能填多少?

    一行人连换几个酒家都不太满意,最后定了一家有烤全羊的,只等狄宝到来,大伙上它一整只,大快朵颐。

    李虎向杨燕燕问些白河的情况,聊了好多话,狄宝才到。他裹了一件黑色熊皮外套,梳了一个爵韭,扣着金冠环扣,手里握着一串琥珀珠,带有四五个随从,来了并不嫌生,上去在李虎肩窝里擂一拳,就把随从打发楼下,脱了外套入座。

    李虎给他介绍逢毕、王威等人,让杨燕燕也起来喊他一声“哥”,他便问起李虎的情况。

    李虎简单地讲了一下去长月的事,讲到塞上行和塞上居,等于是在向他打招呼,免得那塞上居的掌柜真来找狄宝告状。狄宝倒不在意,却笑他替靖康人操心,搞什么救援陈州,又问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听李虎说要在荒漠上剿匪,就一下打开闸门,发牢骚道:“你这还好,阿哥我现在是什么准参。我问过,大夏国最低一级,你都不知道我们平时都在干啥,捧着户籍册子对照一家一家的人家,一个人负责好几百户,每天上人家家里把人对上,问你们家五口人是吧,丁大是谁,丁二是谁,但凡年龄看着不像的,要反复盘问,然后更正年龄,若是户籍上五口,实际上只有四口,怎么办?问呀,问这个人去哪了?如果死了,问你们怎么不去官府报丧?问出来是外出了,就要问去哪了,然后回来对照办理过的过所,一定得对上,还有的呢,问出来去军府当兵去了,要将某某军府对照详细,回去之后再对照地方上兵役记录……哪怕你在咱们官府,都要在户籍上体现出来,对照上,记录上。忙了这个忙阵亡名录,之前白登山那一仗不是打了?死了人的,阵亡书信收到没有,有爵位没有,要去看抚恤发到了没有,发了多少,发得对不对,都是谁在领!我就没见过这么烦的事情,就这,前两天考评,我们上官敢只给我个上评。”

    李虎叹息说:“是够烦的。”

    他安慰说:“正因为我们户籍管理严苛,才成就咱们的强大,你问王威,靖康到现在都不知道哪些将士阵亡了,阵亡的将士家在哪,家里困难不困难,更不要说抚恤金对不对,该谁去领。”

    他还问:“上评不是好吗?下评才是差。”

    狄宝哂笑:“好?!好几个准参都是上评,还有人得了优上,你说咱阿爸看了怎么想?我能只得上评么?”

    李虎点了点头。

    父亲严厉,要是不出成绩,父亲说不定会问。

    狄宝说:“我就不服了。我就去找上官,我指着给他说,为什么我只是上评?人家一个人出去问户籍,我带着十几个去问。我出了十几个人,还不抵他一个准参跑来跑去?你都不知道上官怎么说,上官说我出勤不够,有缺勤,他没法,还说我负责对照的住户有疏漏,其中有几家被别的准参给纠正了。上评是他额外给的。他也只能给上评。否则他就要被人查。”

    他忿忿道:“我负责好几百家,就错了几家而已。还是怎么错法,一个老太太,户籍上是男,我没在意,没更正回女。”

    李虎说:“正是你们的烦,才有东夏的强大。没有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