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将破旧得仿佛稍一用力就会变成一堆废铁的自行车锁好,苏栩小心翼翼的走出一丝灯光也没有还堆满了各种杂物的黑暗的自行车棚,最后还是被车棚大铁门的门槛绊了一跤,吓跑了两只野猫。

    楼道里的声控感应灯早就坏了,楼外只剩一个灯泡的路灯将昏黄的灯光透过窄小的窗户照进漆黑一片的楼道,模模糊糊的描绘出楼梯的形状和早就斑驳一片的墙壁的污渍。苏栩用手指尖轻扶着墙壁,慢慢的走上台阶,心想等会儿到家了一定要洗五遍手。

    好不容易爬上五楼,苏栩敲了敲门,很快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紧跟着大门就被打开了。

    “你回来啦。”开门的女人表情惶恐,她仓皇的后退了两步,又赶紧弯腰把拖鞋摆在苏栩的面前,“饭、饭马上就做好了!”

    “不着急,不着急,你慢慢来。”苏栩无奈的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试图安抚女人的情绪,可是女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苏栩只好闭上嘴巴,沉默的换上拖鞋,准备洗了手再去厨房帮女人打下手,一抬头,却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站在卧室的门口,从门后露出半个脑袋,有些胆怯的看着他。

    苏栩对着的男孩儿笑了笑,一声“嘉睿”刚出口,女人便脸色大变,快步的冲了过去,粗暴的将男孩儿推进屋内,嘴里怒斥道:“不好好学习,出来乱晃什么?”又重重的把卧室的门关上,对着苏栩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孩子不听话,等会儿我去收拾他……晚饭就差一个菜了,你先来吃吧!”

    苏栩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脱去外套,先去洗了手才到厨房,强硬的从女人手里夺下菜刀,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叫嘉睿出来吃饭,最后一个菜我来炒,你们两个先吃着。”

    女人还要说什么,苏栩便故意板起脸,呵斥道:“快去!”

    等女人避之不及的逃离厨房之后,苏栩肩膀一塌,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才挪了挪菜板上的半块儿冬瓜,提起菜刀咚咚咚几下切成薄片,准备炒一盘冬瓜片。

    今天是苏栩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三天,已经足够他接受穿越的现实,并且摸清这具身体的底细了。而一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苏栩就恨不得提起菜刀砍断自己的脖子,看看再死一次是不是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

    是的,苏栩现在身处的世界并非他原来生活的时空,而是他在穿越前正在阅读的一本小说所构造的世界。既然是一本书,那么必然存在一个支撑书中世界存在的主角,而好巧不巧的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正好就是刚才那个躲在门后胆怯的看着他的男孩儿——沈嘉睿,而苏栩所取而代之的这位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男人,与沈嘉睿是继父子的关系。

    作为一本x点升级流种马小说的主角,沈嘉睿毫无例外的是幸运女神最钟爱的宠儿,他有着英俊帅气的外表,远高于常人的智商和情商,以及惨不忍睹的童年还有狗血纠结的身世,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足以称霸世界的事业,富可敌国的财富和无所不能的权势,还有数不尽的对他死心塌地的美女。

    按理说,一睁眼就变成了这样一个未来光明到亮瞎人眼睛的成功人士的父亲,即使是继父,怎么看都是一件占了大便宜的事情,沈嘉睿虽然虽然在生意场上出手狠辣,掀起一片血雨腥风,但在生活中却是个知恩图报、恩怨分明的正常人,养大这样一位天之骄子,似乎意味着十年以后他就可以躺在钞票上睡大觉,过上醉生梦死的幸福生活。

    可现实实际上残酷得让人不忍直视,因为在这本书中,沈嘉睿的继父是沈嘉睿一生最恨的人,而且在沈嘉睿将来功成名就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的继父囚禁了起来,每天都用极为残忍的方式在生理和心理上将他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后还是善良的女n号用她波涛汹涌海纳百川的胸怀说服了沈嘉睿,让他放下仇恨,给了继父一个痛快,彻底的放下过去。

    而这一切谁也怨不得,完全是书中这位继父先生自己造下的孽,因果轮回,全是他的报应。

    在书中,这位也叫苏栩的男人虽然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甚至可以说是干净清秀的脸,在外面也是人摸狗样,甚至于有点懦弱内向,可实际上他是一个只会关起门来耍威风的虐待狂。

    书中的苏栩生在一个畸形的家庭中,父亲是个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混混,母亲做皮肉生意养活全家,即使这样,还要忍受丈夫的殴打和虐待。苏栩降生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亲虐打母亲的画面。而在丈夫这边受了气的母亲,转身就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他的身上。作为一个炮灰,这样成长环境和遭遇没有激发“苏栩”的斗志,而是将他也完全的扭曲成了一个暴躁疯狂的虐待狂,甚至较之父母,他更甚一步——他通过虐待获取快感。

    “苏栩”知道自己不正常,不过他也不想改,他生活在肮脏的环境中,对于肮脏已经习以为常到麻木,他不为自己的父母感到羞耻,反而想找个像他母亲一样逆来顺受的女人,继续他父亲所做过的一切。于是他盯上了沈嘉睿那位无依无靠飘萍一般的母亲。彼时正是沈嘉睿的母亲过得最艰难的时候,孩子生了一场大病耗尽了家中所剩无几的一点积蓄,又因为照顾孩子失去了饭碗,新的工作尚没有着落。她本来就是个没有主意的女人,事情越多脑子越昏,成天就知道抱着孩子哭,突然间出现一个男人愿意给她依靠,便想也不想靠了过去,结果就是带着孩子跳进了火坑,变成了“苏栩”的虐待对象。不过即使如此,她也从来没有想过逃走,因为一个无法自立的女人,让她自己面对生活,比忍受虐打更让人痛苦。

    作为将来的商界帝王,沈嘉睿的身世足够的狗血淋头:第一,他有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多才多艺却像菟丝子一样的小白花母亲,第二,他是豪门私生子。

    沈嘉睿的母亲姓何,名沅静。何沅静小姐的家乡在千里之外的五线小县城,不过追根溯源却是书香门第,因为动荡的那几年才落败的。何沅静从小接受的是旧时大家闺秀的教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相貌也是相当的美艳动人,又带着些古典美人的水墨质感。她成绩优异,十八岁那年考进了全国最优秀的大学,千里迢迢来到c市学习文学。而然,命运在何沅静进入大学后的第二个月发生了改变,在暑气尚未散尽的十月,她与沈嘉睿的父亲,沈承宣,相遇了。

    这个相遇完全是俗套的言情小说套路:前往学校演讲的沈承宣不经意间瞥见路边有一位气质出尘的美丽少女,便停了车,借口问路与她搭讪。只学了琴棋书画却从来没有学过如何提防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的花言巧语的何沅静,在五分钟之内就被眼前这个成熟稳重高大英俊的男人攻陷了心防,后面的事情也便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