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沈氏尚华前任董事长主席沈承宣在拘留所突发疾病,送进医院医治无效去世了。苏栩的绑架案算是虎头蛇尾的结了案,主犯死了,警察最后只是扫了几个黑帮组织,算是对这场绑架做了个了结,民众的关注逐渐的从沈氏董事长沦为绑架犯转移到了沈氏两个有继承权的兄弟沈嘉勋和沈嘉睿的财产分割上了。

    然而,在民众看不到的地方,沈承宣在雷欧的保护下,历经几次截杀,才辗转从广西离境,几经周折,终于踏上了巴基斯坦的国土。

    差点死在两个儿子的手里,沈承宣倒没觉得有什么伤心难过的,反倒冒出一种纠结的自豪感,这种自豪在他觉察到两个儿子都背叛了他之后,便时不时的冒出来,让他既有一种被挑衅的愤怒,又有一种吾儿类己的欣慰。沈嘉勋和沈嘉睿这两兄弟,一个温柔一个淡漠,可实际上,这两兄弟就像他一样,骨子里都是铁石心肠,冷酷无情的人渣,毫无怜悯之心。他早就料到了沈氏一门最后的结局一定是父子相残,只是他没预料到沈嘉睿的成长早就超过了他的掌控。

    望着帐篷外漫天的黄沙,沈承宣任雷欧动手动脚的为他穿上衣服,围上头巾,好像正在被尚华娱乐的女明星伺候着,而不是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占便宜。

    雷欧后退了一步,打量着沈承宣这一身异族打扮,随后上前一步抱住沈承宣的后背,亲了亲他的嘴唇,笑道:“真想用长袍和罩衫把你遮起来,不然别人看见。”

    沈承宣笑了笑,伸手摸着雷欧结实的胸脯,语气轻柔,略带挑逗:“怎么,凭什么不让人看我?”

    “凭我是你男人,怎么样?”雷欧的手伸进了沈承宣的裤子,握着那块儿微微觉醒的肉块揉捏了起来。

    沈承宣立刻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就着雷欧的手动起腰来。他越来越激动,最后一个用力将雷欧推倒在座位上,也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

    “那我是不是也该把你也罩起来?”沈承宣喘着气笑道,“雷欧,公平点,我也是你的男人。”

    雷欧没有回答。守在门口的人默默的将帐篷的帘子放了下来,两人立刻脱得一干二净,滚在了一起。

    沈承宣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懒洋洋的躺在垫子上,听着帐篷外的人走路和说话的声音,思考着自己的将来。形势所迫,他现在只能依靠雷欧,只是这终究不是长远之计,他又不是女人,还是有自己的势力能让人感到更安全一些。他虽然很喜欢雷欧,但是目前两人地位不平等,不论是从个人的意愿,还是从对于前途影响的长远角度考虑,他都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居于人下,他现在的确一无所有,但是他也不想被冠上雷欧保养的男情人的名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他不允许,雷欧也没太强迫。

    没想到一大把年纪了还要重头继续奋斗。沈承宣自嘲的想着,换了个姿势。然后他的身体僵硬了。

    他猛地坐起来,掀开了被子。

    一个小巧的,镶着红宝石的贞.操.环.恰到好处的扣着阴.囊.和阴.茎.的根部,前方则是一个几乎将整个阴.茎.完全罩住的小笼子。贞操环十分的轻巧贴身,如果不是调换姿势,精神状态还有些疲惫的沈承宣根本发现不了他被戴上了这个东西。

    他呆呆的坐在垫子上,望着扣住自己□□的漂亮的堪称艺术品的.贞.操.环,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渐渐的,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他死死的攥着被子,五官变得愈发狰狞,最后,突然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再一次恢复平静。然后他重新躺回到垫子上,望着帐篷顶发呆。

    又过了一会儿,帐篷的帘子被掀开,雷欧走了进来。

    “你醒了?”他在沈承宣身旁坐下,笑得自得,“想吃点什么吗?”

    “随便什么都行。”沈承宣把头枕在胳膊上,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里带着点挑逗的凉薄表情,丝毫不介意这个动作使他的整个胸脯都露在被子外面,而那里斑斑点点的印着数不清的吻痕。

    雷欧的眼神变得火热了起来,他伸手抚摸着沈承宣的胸脯,最后一路向下,握住那枚贞操环,“你别怪我。”他俯下身亲吻男人的胸口,“放着你的鸟不管,你得给我戴几千顶绿帽子。”

    沈承宣的笑容不变,他抚摸着雷欧的脖子和他下巴上的胡子,仿佛最驯服的情人,但是雷欧知道,隐藏在这看似脉脉的温情后的,是沈承宣暂时蛰伏的复仇欲。这男人总有一天会狠狠的砍他一刀,就像野狼,到死都不会驯服。

    但他不在乎,爱上这种男人就是要做好这样的准备,而他爱的就是这一点。这也是这段关系中他最喜欢的部分。

    还有一辈子能够用来和男人玩驯服和被驯服的游戏,雷欧忽然觉得即使在这个荒凉危险的地方呆上一辈子,也值得了。

    自沈承宣“去世”后,整个沈氏终于分崩离析,占据国内财团规模之首的沈氏终于走到了尽头。沈嘉勋和沈嘉睿两兄弟没有像民众所期盼的那样,上演一场紧张刺激血腥残暴的财产争夺战,他们很平和的,几乎算得上是愉快的把整个沈氏一分为二,剩下些边边角角的属于沈承宣的那些私产,最后都归了沈承宣的那一堆私生子们。这些外室和私生子们大部分都拎得清自己的身份,能够分到一些现金和房产已经是沈氏兄弟格外开恩,因而除了少数几个脑子不清楚的试图要点公司股份,给报纸增添一些八卦新闻外,剩下的都安分守己,带着孩子平静度日。

    经过一年兵荒马乱的公司改组调整,待一切都落下帷幕后,赛杜-舒南的新香水,南美风情的探戈舞者“猎手”终于面世。“猎手”经过两年多的精心的雕琢,再加上尚华娱乐各大明星的强烈推荐,配合着埃德最新的有关探戈和间谍偶像动作电影《放逐的猎手》进行捆绑销售,一上市便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和追捧。

    又过了一年,姗姗来迟的精装版的“女王香水”——“女王永恒记忆”终于大功告成,限量发售。虽然完工时间大大的迟于公司的,但是香水的质量和在市场上引起的轰动效果完全超出公司的预料。公司按照当年决定好的,带着“女王永恒记忆”参加香氛界最有分量的奖项,佛朗索瓦科蒂大奖的竞选。赛杜-舒南的香水产品能否跻身世界知名奢侈品行列,苏栩能否成为公认的世界级别的调香师,全都在此一役。

    不过苏栩现在的完全没有等待大赛结果的那种焦虑急切和忧心忡忡。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操心。

    自从沈嘉睿拿到了一半的尚华,将公司改名为尚栩后,整个人似乎想开了什么,或者说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在外人面前对待苏栩的态度越来越直白,以前还能用“父子两人关系很好”、“沈总生母早逝年幼失怙所以粘人”这样的借口掩饰,可现在,说破了天也找不到什么理由解释为什么沈嘉睿会把苏栩按在墙上啃。

    苏栩不是不想和沈嘉睿在一起,但是两人曾经的继父子关系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阻碍,即使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大部分人依旧会视此为不伦。不过沈嘉睿一直不把这种事情当回事儿,在他看来,限制和约束是针对弱者的,他作为一家涉及多方面产业的大型企业的董事长他,那些流言蜚语根本伤害不到自己分毫,而会受到这种事情的影响的人,也大多没能站到和自己同样的高度,连平等对话的机会都没有,他又何必在乎这些人的看法呢。

    沈嘉睿实在太镇定了,苏栩受他影响,一开始也没把别人的态度太当回事,直到他和沈嘉睿接吻的照片流传到了网上。

    即使尚栩的公关火速出击,迅速的消灭了所有相关的言论,使得照片没有在网上掀起什么风浪,但是苏栩身边所有的人,包括他的朋友和同事,包括整个尚栩所有的员工,都知道了两人真正的关系。异样的眼光如影随形,到处都是窃窃私语。对于这些,苏栩觉得可能是自己压力太大多想了,直到公司内部的论坛开始不断的出现讨伐苏栩是恋.童.癖.的帖子。

    沈嘉睿立刻派人去清理论坛,顺便调查发帖人和幕后主使。碍于苏栩和沈嘉睿的关系,公司的员工当然不可能上赶着找死,让苏栩听到什么闲言碎语,但是苏栩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他开始有些恐慌。沈嘉睿一直显得很懂事,很成熟,又长得高高大大的,在两人的关系中,也总是处于保护着的角色。这些让苏栩忘了,这孩子小了他十岁,现在不过还是一个大学生。而他们之间产生暧昧感情的时候,这孩子还没有成年。

    难道我真的是个恋.童.癖?苏栩坐在办公室里,有些抓狂的想。他的脑子里再一次浮现了已经很多年没有想过的小说原著,这个世界原本构建于这部小说上,现在沈嘉睿整个人生的走向已经被他改得七零八落,离题万里了。

    如果我没有爱上嘉睿,如果我单纯的只是他的养父,那他现在会是什么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