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什么我未来二十年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事实上,王陆眼前的绿水青山的确不是冰风谷的景色,冰风谷是灵剑派高人用大神通炼入缥缈峰的一处洞府,看似无边无垠,其实却有自己的界限,此地用作缥缈峰试炼那些没修行弟子所用,洞府内最强也无非是三级的精怪,这界限也就没打造得太结实,以节约成本。谁曾想会有人手持三品灵宝,在此地全力发动?

    所以,王陆眼前的巨大空洞,也就非常合情合理了。在灵剑全力一击下,冰风谷的壁障碎裂,露出了缥缈峰的景色。

    一剑之威至此,就连王陆本人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张口结舌地望着前方空间的断裂交错处,一脸茫然,

    在桃源村的宝箱开启时,他就能肯定箱子里的东西必定会是神兵利器,毕竟是完美完成隐藏任务的奖励嘛……但神兵利器和神兵利器也是有区别的,不过是闯了人家灵剑派的入门关卡而已,最多也就拿个前期的小神器,真从箱子里掉出把轩辕剑来,那肯定是做春梦了。

    结果等他真进了冰风谷,才发现春梦好似成了真,一步跨越万水千山,一剑轰杀异种猛犸,王陆感觉自己像是披上了某种神奇的战袍,在升仙路上已经无所不能。

    不过,王陆可是好不容易才在桃源村拿到了完美的评价,正准备手持利器在接下来的关卡杀个痛快,却不想这一剑固然痛快,却也好像太快了一点,还根本没爽到啊!

    还是说,这也是升仙之路的一环?自古圣贤皆寂寞,这是提前让人体验无敌的寂寞,以锤炼向道之心?唔,这么说来,高处不胜寒,的确令人不胜唏嘘!

    想到这儿,王陆心中感慨万千,手上一松,那玄霜剑就落到了地上。

    当啷一声,剑身与坚固的玄冰相碰,下一刻,无坚不摧的灵剑化作了一地碎片。

    王陆惊讶万分,低头看着玄霜剑的残骸,片刻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终归不可能真的将那种足以毁天灭地的法宝赠与自己,在斩杀精怪之后,便能量枯竭,化为碎片,显然这是一次性的道具,专门用来让自己顺利过关,属于任务道具。

    这个设计,虽然有些偏激,但的确巧妙绝伦,设计师是个人才,不但有灵感,更有魄力。

    想想哦,将这种毁天灭地的任务道具,放心大胆地交到试炼者手中,就不怕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啧啧,好魄力,我喜欢。

    正这么想着,忽然一道金光自前方绿水青山之地而来,速度好快,眨眼间便由天边的小光点化为人形,落在身前。

    王陆眨了眨眼,看清楚是个身穿白袍,干净爽利的年轻女子,大约二十六七岁,气质既有少女的童稚也有几分成熟女子的妩媚,虽非倾国倾城之色,却也是难得的美人……

    王陆刚打量到一半,在心中对这白衣女子频频赞许时,就听到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

    “我了个槽啊!果然碎了啊!”

    只见白衣女子如丧考妣地跪坐在王陆脚边,手捧着玄霜剑的残骸泫然欲泣。

    “这是天要亡我啊!”

    这凄厉的声音令王陆也险些跌坐在地:“我了个槽?看不出竟是条女汉子!?”

    然而不及多想,那白衣女汉子猛地站起身,一把拎起王陆的衣领:“说,是不是傻逼掌门派你来玩我的!?”

    王陆脑袋里恨不得有一百只草泥马狂奔践踏,心说这女汉子果然彪悍,不但悍,而且彪,这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活脱脱一副走火入魔的痴女状……莫非她就是灵剑派的公共肉便器?

    见王陆茫然不知所措,女子也懒得多说,将其放开,盯着玄霜剑的残骸,悲戚的神色渐渐收敛,神色转而专注起来。

    “妈的,这件事一定要推出去……对,就说是刘显干的好事,理由么容我三思……”

    王陆假装没听到这一切,问道:“敢问这位前辈,冰风谷的守关精怪被诛,通往缥缈峰的通路也被打开,我……是不是算过关了?”

    女子一愣,随即冷笑道:“是啊,过关了……不止是你,这一次,所有人,都他妈过关了!”

    说话间,远方的青山绿水间接连响起一串儿崩碎破裂之声,片刻后,就见破洞旁边又多了几个破洞,分别露出:火海熔岩、青云雾霭、鬼影重重……

    显然,那是赤脊山、青云峰、幽冥道——也就是升仙之路最后一关的其它几条岔路。如今连接到一起,共同打开了通向重点的路。

    白衣女子冷冰冰地说道:“真不错啊,一剑轰穿四大洞府,你可算出名了哦。”

    话说到这份上,王陆也明白好像出了什么岔子,不由纳闷道:“方才咱一剑打出天地乖离,难道不是设计者精心设计的一环?”

    却不想话音刚落,那白衣女子便发起飙来:“我他妈多有病才设计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环节!?”

    王陆又一次震惊莫名:这个堪称咆哮大师的女汉子居然就是让自己隐有知己之感的升仙之路设计师!?果然仙道无常,人不可貌相!

    但接下来就是加倍的纳闷了:“那么,如果不是你故意设计,那这个……到底怎么回事儿?”

    白衣女子一脸沧桑与无奈。

    “天知道是哪个傻逼把掌门金印给塞到了库房里,然后天知道你是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把那块令牌给抽了出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