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时间飞逝,突飞猛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本章字数:3094 最新更新时间:2015-01-06 23:54:07.0]

    厉寒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快,便能进入纳气七层,不过,一切又是理所当然。

    不提天道九叶兰的巨大药效,足够一股作气,帮他冲破瓶颈,单看之前一年多苦修积累,不曾突破,便知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不过,第八层,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即使是厉寒,一向坚定的心境,在面对此境界时,亦不禁微微有一丝波动。

    一丝犹豫。

    生死玄关,生死玄关……

    生死二字,已说明一切。

    佛家把“喉轮”称之为生死玄关,称打通这一关,忘念尽,凡世觉,智慧开,可以“坐脱立亡”。

    人生苦乐悲欢,不管是快乐的,痛苦的,悲愁的,幸福的,每个人的一生,皆异常珍贵。

    真正能勘破生死绝境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但是,不管你是什么人,神仙凡人,富豪贵族,帝王将相,奇士乞儿,每个人一生中,最后都要面对这一关。

    无论贤愚,老少,贵贱,男女,在其他事上,或许不一,但在此一关上,却真正做到众生平等。

    如何看待生死?如何看清生死?如何看淡生死?……

    虽然只是简短几个问题,但却道尽人一生之中最后的挣扎。

    是轮回,还是寂灭?

    是涅磐,还是重生?

    厉寒看不破。

    他还年轻。

    他尚不足十七岁。

    他的前程还远大。

    他的梦想还无穷。

    他的未来,还有无穷山水未走,无穷天地未窥。

    三千大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来到人间走一遭,岂能如此轻易,又重回天地?

    谁能甘?

    没有人甘愿。

    他也不甘!

    但是,他却必须要走出这一步。

    不走出这一步,修行之路,终归终止,别说帮助师傅,就是查明自己父亲真正的死因,以及为自己的修行之路,更上一重楼,都做不到。

    这一步,就是开始了真正的仙凡之别。

    怯懦者,胆怯者,都会在此关之前终止。

    勇敢者,精进者,一旦幸运,就会从此踏上神魔修道的大门。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大道是虚无,如果不能彻底明白生死,彻底明白无为,便不能晋入大道,成功踏破生死玄关!

    厉寒坐在那里,意境沉入天地,似乎已经成为天地之间的一片树叶,一段河流。

    我心悠悠,飘然而去,不知所向?

    “我是谁?”

    “我为何要来到这里?”

    “这里是哪里?此为何方,彼岸又在何方?”

    一个个问题,仿佛大道天钟,响起在厉寒心间,一声一声,虔诚叩问。

    前方,出现一道万丈白玉石阶,直通天门,厉寒一步一步,慢慢朝上走去。

    每走一步,过往经历,都仿佛云水烟化,在他面前重新显现一次。

    踏过一步,过往的那一刻,便即烟消云散,新的一幕,又在他的眼前开始。

    一幕一幕,一眼一眼,万级石阶,如同他这十七年中所经历的一切,万**回,何谓本我?

    他在自问。

    修道修道,仙家凡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纳气十层,生死玄关,这一境不注重元气的积累,经脉的打通,而是更注重心性的磨炼。

    最重要的,却是这一声一声自问。

    悟通了,过关了,生死玄关自然打开。

    悟不通,过不了,这一生,便到此而止,再无其他可言。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仿佛沉浸入一个冗长而繁叠的梦境,在此梦境中,时间长河悠悠流逝,却感觉不到半分。

    外面的空间,石室中,厉寒脸孔赤红,额头之上,开始滚出豆大的汗珠,却是已经在梦境中,陷入心瘴。

    父亲的死,自己被驱遂,六年废体,不得入门的尴尬和痛苦,漫漫长途,足足一年多东南西北的踽踽苦行,却屡遭别人冷眼和歧视,吃了一道又一道闭门羹……

    这一切,又都是因为什么?

    是否因为人生,生而受苦?还是因为自己,历来便该如此崎岖?

    大道难行,青天难上,仙道难修,诸法难破,自己,又是否真能一跃扶摇直上,最终窥得那一线仙境?

    厉寒扪心细问,额头之上,冷汗更急,脸孔如被炭火所烧,开始呈出现焦黄的颜色。

    一股奇特的死寂之气,在他的身上形成。

    梦境梦境,生死之关,如果不能及时踏出,在里面被业瘴心魔滋扰,彻底同化,这一辈子,就将永陷沉沦,再也不能走出!

    “我是谁?”

    “谁是我?”

    “我如此苦修,所求为何?”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