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重生(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楼里面,徐老夫人留给她的、加上原先父亲徐掌柜时不时给的金银首饰、绫罗绸缎、古董字画也不算少,可由于她的胆小,又被苏氏派去的人一吓唬,就什么也没有带走。绿云倒是性子烈,争辩了几句,可被苏氏派来的一个仆妇打了两巴掌,嘴角都打出血了。徐心然劝她息事宁人,于是,主仆两个就跟乞丐似的,被苏氏的人撵到了这个破败的小院儿里。

    饶是这样,苏氏还是不甘心,隔三差五派人去羞辱徐心然,还拿她当做下人,叫她做很多针线活儿,原本她还打算让徐心然去厨房劈柴打水烧火的,可绿云不顾一切找到了徐掌柜,哭诉了一番,徐掌柜不痛不痒地斥责了苏氏几句,徐心然这才算是逃过了去当烧火婢子的悲惨命运。

    绿云经常慨叹,说徐心然竟不像夫人所生的女儿,一点儿嫡出大小姐的气派都没有,反倒被一个姨娘和两个庶出的妹妹欺负得只有暗自掉泪的份儿。每当这个时候,徐心然总是歉然地对她笑笑,并劝她离开自己这个没用的主子。

    绿云当然是不会离开她的,因为她的父母,都受过徐心然的生母徐夫人天大的恩惠,甚至可以说,没有徐夫人,绿云的父母或许早早就饿死在街头了,因此,绿云一向都把徐夫人视作自己的母亲,而将徐心然,当做了自己的妹妹。

    徐心然已经将那件淡绿色织锦花缎的棉袍套在了身上,感觉周身上下一下子暖和了起来:“李大娘的手艺真的不错啊,这件棉袍正合身呢!”

    绿云退退后几步,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笑道:“可不是嘛,这些料子和棉花,也都是李大娘托了人情从安大伯那里要来的呢,否则,苏氏哪里会给咱们这么好的料子和棉花来做冬衣?哦,对了,还有棉鞋呢!”

    绿云从包袱里面拿出来两双崭新的棉鞋,将淡绿色的那双递给了徐心然:“大小姐,这双是你的,这是李大娘用做棉袍剩下的料子做的,和你那件棉袍刚好配套。”刚刚说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大小姐,刚才罗大叔说他前儿打了两只野鸡,说是让我去拿过来呢。我这就去拿来,咱们炖了野鸡汤晚上喝。”

    说完,绿云将那件深蓝色的新棉袍穿在身上,一阵风似的出门去了。

    徐心然看着她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缓缓坐在炉子旁边的板凳上,望着半死不活的火苗想着心事。

    自己不是明明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忽然又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方才绿云拿来棉袍和棉鞋的情景是那样熟悉。她清清楚楚记得,这样的情景,以前也有过一次的。这件棉袍和这双棉鞋,李大娘做的既结实又美观,自己穿了足足三年,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再过三四天,自己穿着这一身新衣新鞋,会被庶母苏氏和两个妹妹撞见,并且被她们狠狠羞辱一番。

    徐心然站起身来,看着门外白茫茫的大雪,仍旧没有从重生的惊讶和迷茫中清醒过来。她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是还魂了还是诈尸了?可自己的身体是温热的,早上起床后,在油灯下也有影子,与绿云一般无二。这就说明,自己并没有死。

    可是,自己被一顶小轿接进陈府偏门做妾、被陈老爷的三房妻妾排挤嘲讽、有了身孕陈老爷欣喜若、被说成是“灾星”然后被赶到郊外的草屋里待产、生下一个死胎、万念俱灰然后抱着儿子回到了即将被大雪压塌的草屋里……这一切,都还历历在目,甚至她都清楚地记得,当整个草屋坍塌的时候,她紧紧抱着怀中那个小小的、已经冰冷僵硬的身体,静静地坐在地上,等待着自己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然而,一转眼,她怎么又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呢?

    这个时候,祖母已经过世三年了,她也被庶母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欺辱了三年,更被父亲漠视了三年。

    如果自己真的是重活了一次,那么,按照自己的记忆,再过半年,庶母就应该给自己说婆家了,第一家,应该就是京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的胡掌柜。胡掌柜年近半百,皱皱巴巴的核桃脸上,嵌着一双绿豆眼儿,尖尖的下巴上还长着几根稀疏的山羊胡子。但是,胡掌柜家财万贯,除了开着京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还经营者三家酿酒坊和一个酱肉铺子。徐心然知道,当初苏氏花言巧语说服父亲,将自己送去给胡掌柜做小妾,就是因为胡掌柜能够拿出一大笔聘礼来,那些聘礼的数目十分庞大,庞大到了足够给徐慧瑛、徐慧玥两个妹妹置办丰厚的嫁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